参展注册
中国国际矿业大会组委会招商办公室
北京华展通汇国际会展有限公司
010-56257285、010-56257385
010-58043799
info@china-mining.org
www.china-mining.org
当前位置: 首页 > 市场推广 > 行业新闻 > 内容>

铁矿石定价权向中国倾斜

 澳洲矿业巨擘必和必拓首次采用中国Mysteel铁矿石指数定价,首单仅成交几船矿石,明显具有试探市场性质;但已折射出大宗商品市场正在向买方市场转换过程中,矿石定价权重也在向最大消费国中国倾斜,这不免给矿石的“中国价格”以更多想象空间。
中国钢厂和贸易商人士认为,除了中国矿石指数,大商所铁矿石期货亦已在现货贸易套保和金融服务中发挥价格指引和定价影响,助力矿石“中国价格”的形成,但考虑到国内钢铁业产能严重过剩盈利能力下降的现实,中国要在铁矿石定价方面真正施加影响力还有漫漫长途。
“(矿石指数纳入定价对定价权而言)仅仅是一个开始。.可以说,中国逐渐从定价的配角变成主角,但也不是我说了算,而是我参与得更加充分。”我的钢铁网分析师徐向春称。
一大型国有贸易商人士亦指出,中国矿石指数应该可以在大矿商定价中推广,用中国指数在铁矿石贸易中定价只是时间问题。不过目前的主流矿石指数如普氏指数、MB指数、Argus指数和TSI指数等不可能很快退出市场,中国的Mysteel矿石指数更可能与其他主流指数一起合并定价。
中国指数纳入国际矿商定价加上中国铁矿石期货的价格发现,其意义在于矿石国际定价体系中发出了最大的矿石用户--中国的声音,未来矿石价格亦将更充分反映中国市场的状况。
但中国要想真正在矿石贸易获取作为买方市场的谈判优势还为时尚早,这还取决于中国庞大的钢铁产能何时能脱下过剩的包袱,提升盈利能力,从而推动矿石市场从目前的紧平衡状态走向供大于求。
另一方面,面对巨量的矿石进口和波动剧烈的汇率风险,能否以人民币来定价和结算,亦是中国钢厂期望在定价权转换中获得的主导权。
一央企矿石贸易人士称,汇率方面肯定影响很大,因为铁矿石进口对钢厂影响比较大,现在都是美元定价美元支付,但中国钢厂在实际使用的时候是以人民币来算成本。人民币贬值的话实际造成进口成本大幅提高,而最糟糕的是汇率风险少有对冲工具。
中国钢铁工业协会周三表示,前三季国内钢铁企业主营业务严重亏损,加上汇兑损失大幅增加,钢铁行业陷入全面亏损境地,1-9月大中型钢铁企业亏损总额达281.22亿元人民币。另据中国最大钢厂之一的宝钢股份最新公布的季报,其三季度净利因人民币贬值产生的损失高达20.4亿元。
中国是全球最大的大宗商品需求国和进口国,被冠以“中国需求”,是影响全球大宗商品供需和价格的一支不容忽视的力量,但这种影响更多是被动影响,中国政府一直在推动中国需求演变成“中国价格”,寄望对大宗商品市场做出主动反应。
**矿商试探市场之举**
必和必拓(BHP)采用中国矿石指数的首单矿石贸易仍在进行中,接近首单贸易的人士指出,这一单采用中国矿石指数实则是为了配合BHP的要求,用的是Mysteel矿石指数的10月的月度均价,从价格层面来看,跟普氏指数的差异相对较小。
“BHP走在市场前面,超前对市场做一个检测,现在市场供应那么大,还在向买方转换,加上钢厂也提出了要求,这是BHP主动的策略。”一中型国有钢厂高层指出。
一方面,市场上各矿石指数存在样本差异,普氏指数等一些指数受到市场诟病,认为其涨得快跌得慢,样本采集不够贴近市场;另一方面,年底将至,各钢厂都在计划明年的矿石采购量,矿商此举更适应中国钢厂需求。
不过,BHP采用中国Mysteel指数来定价也绝对不是偶然。和中国其他矿石指数比如北矿所的矿石指数等相比,Mysteel指数的中立性、客观性实际上已被市场认可,且在市场上已经有一定普及率。
一大型外资大宗商品贸易商人士指出,该指数之前被一些印度和伊朗矿商用来同中国贸易时进行定价,一些中国钢厂亦在同大矿商进行点对点交易时会考虑采用这一指数,有时则是同目前主流的普氏矿石指数、MB指数以及TSI指数进行合并定价。
“BHP采用中国指数已经是一个很大的突破,.。.现在推广中国指数应该是个好时机,之前听说一个新矿山要投产,也在考虑用中国的指数定价。”上述国有钢厂高官提到。
**“中国价格”路漫漫**
尽管BHP采用中国指数对于矿石“中国价格”而言是一个很大的突破,但只有在矿石供需形势彻底逆转后,中国价格届时才能够在矿石贸易中发出声音;而这种逆转则可能需要很长时间。
中国钢协虽有意推动钢厂在矿石贸易中采用中国矿石指数和人民币定价,但目前中国对待过剩产能无解的状态不仅延缓了钢铁业转型升级,更是让集中度很高矿商继续垄断利润,而中国钢厂则无力在矿石贸易中发挥更有利的作用。
中钢协常务副会长朱继民指出,目前的状况是钢铁行业在产业链上属于弱势群体,既没有矿价定价权,又进行着钢材市场的价格搏杀;既承受着矿价快涨慢跌的成本压力,又承受着钢价连跌不涨的下滑压力,失血企业不断增多。
不过一央企贸易商人士指出,定价问题是市场行为,还是要交给市场,不会受制于某一个国家的政策。
徐向春也强调,矿石市场从卖方向买方转换,卖方更集中,四家主要供应商的对面仅中国就有600多家钢厂,因此“从谈判过程中,不可避免的,分散就处于劣势,卖方延缓价格下跌的能力偏强,买方抵御价格下跌的能力就很弱。”
事实亦是如此,数据显示,中国钢材价格罕见地从年初至今一路下跌,几乎没有反弹;而进口铁矿石价格则出现两次快速反弹,一次从4月初至5月初,涨幅近30%,第二次从7月初至9月初,价格再涨近30%。钢价和矿价背离的结果是极大地吞噬了钢铁企业的利润空间。

转载自:http://www.chinamining.com/news/show-14561.html
版权所有:北京华展通汇国际会展有限公司  电话:010-56257285/010-56257385  邮箱:info@china-mining.org  ICP备05063862